永不止步 突破极限

2021-04-07


劳力士品牌历史与探险活动密不可分。无论是攀登喜马拉雅高峰,穿越极地冰冠,还是潜入深海,劳力士腕表参与了二十世纪众多极具挑战性的探险创举。劳力士以这些探险为契机,将大自然作为天然实验室,检测并改进劳力士腕表的可靠性与坚固性,从中获取的宝贵反馈对后续腕表研发助益良多。

探险家型(Explorer)诞生于1953年,旨在纪念艾德蒙・希拉里爵士(Sir Edmund Hillary)与丹增・诺吉(Tenzing Norgay)首次成功登顶珠峰这一历史壮举。探险家型 II(Explorer II)诞生于1971年,性能卓越可靠,在极端环境下依然表现出色,成为极地探险家、岩洞学家及火山学家的理想腕表,在探险领域独占一席之地。多年来,这两款腕表陪伴杰出探险家探索各个角落,深入了解地球,并不懈求索保护地球的方法。

过去一世纪的探险活动旨在逐步追求三个目标:一是探索世界未知之域,二是打破人类耐力极限,三是观察地球环境,助力保护地球。面对这三项挑战,劳力士陪伴探险家踏上了勇敢无畏的征程。

艾德蒙・希拉里爵士与丹增・诺吉登上珠穆朗玛峰。

勇于探索

1953年,艾德蒙・希拉里爵士与丹增・诺吉成功登顶珠峰,这一创举赢得举世赞誉。劳力士为此次探险提供蚝式恒动型(Oyster Perpetual)腕表,在其中起到重要作用。两位登山家成功登顶世界之巅后,劳力士于同年发布探险家型(Explorer)。这款腕表历经多年潜心研发。早在1930年代,劳力士就开始为喜马拉雅山地探险活动提供装备,从而观察劳力士腕表在高海拔极端环境中的运行状况。每次探险结束后,登山者会依据劳力士腕表的性能表现提供反馈,帮助劳力士提升腕表性能。正如手腕摆动可为机芯提供动力,探险家的亲身体验亦有助于劳力士精进制表工艺。劳力士腕表将不断陪伴探险家踏上更多探索之旅,前往偏僻地区探秘未知世界。


登顶世界之巅第一人

攀登珠峰是一项极为艰巨的挑战。1953年5月,两位英国探险队成员成功登顶珠峰,站上世界之巅,赢得举世赞誉。劳力士亦参与了这项创举。

在珠峰上,每时每刻都攸关生死。凛冽严寒和极度缺氧的恶劣环境令身体备受折磨,造成巨大压力。正是在如此严酷的环境中,两位坚毅勇敢的登山者于1953年5月29日成功登顶世界最高峰,海拔8,848米(29,028英尺),成为世界攀登珠峰第一人。当时,季风暴风雪即将来临,登顶珠峰的最后希望落在这两位登山者身上。在非凡决心的激发下,新西兰养蜂人兼经验丰富的登山家艾德蒙・希拉里爵士与尼泊尔登山家丹增・诺吉攻克令众多先行者铩羽而归的挑战,成功登顶珠峰,名留青史。

这场探险由约翰・亨特爵士(Sir John Hunt)领导,英国喜马拉雅联合委员会(British Joint Himalayan Committee)负责筹备,该实体组织由伦敦皇家地理学会(Royal Geographical Society)及登山俱乐部(Alpine Club)联合创立,旨在监管珠峰攀登活动。探险队由16名队员组成,但由于物流方面的限制,便需要数百名搬运工来运送探险所需的数吨必要物资,其中包括数十个装有精密设备的包裹,这些设备已仔细编入物资目录,随时可供使用。从专门设计的登山靴,到已经过风洞测试的帐篷,探险队面面俱到,为成功登顶做好周全准备。劳力士亦参与到这场探险之中,为探险队提供蚝式恒动型腕表。“英国探险队成员佩戴了劳力士蚝式恒动型腕表,这些腕表在珠峰上再次证明其可靠性能,”约翰爵士在归途中写道,“它们计时如此精准,令我们深感欣慰。这确保了探险队成员全程都能保持时间同步。【……】。劳力士蚝式腕表性能出众,我们已将其视为攀登高山的重要装备。”



喜马拉雅山脉:天然实验室

险峻高峰为测试腕表是否坚固可靠提供了绝佳环境。对劳力士而言,喜马拉雅山脉便是理想的天然实验室。

二十世纪上半叶,喜马拉雅山脉尚待征服的高峰吸引着全球各地的登山者。其中,最高峰珠穆朗玛峰尤为令人神往。怀着勇攀高峰的向往,以及在真实环境中测试腕表性能的渴望,劳力士决定与先锋登山者携手同行。1933年至1955年,至少17次珠峰探险活动皆配备劳力士腕表。

劳力士腕表屡次陪伴登山者首度登顶高峰,首先是1953年登顶海拔8,848米的世界最高峰珠峰,随后是1954年登顶海拔8,611米的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1955年登顶海拔8,586米的世界第三高峰干城章嘉峰;同年登顶海拔8,485米的世界第五高峰马卡鲁峰。


喜马拉雅山间的瑞士登山先锋

安娜莉丝・洛纳(Annelies Lohner)是卓越的瑞士探险队创始人,他们成功登上多座世界高峰,登山装备包括劳力士蚝式恒动型腕表。

年轻有为的登山家安娜莉丝・洛纳来自坐落于伯尔尼阿尔卑斯山脉(Bernese Alps)少女峰山脚的格林德瓦(Grindelwald)村,二战结束后,她极具魄力地提议组建瑞士首支喜马拉雅山探险队。怀着探险激情与勇攀高峰的开拓精神,她成功说服瑞士阿尔卑斯研究基金会(Swiss Foundation for Alpine Research),支持她率队深入印度北部加尔瓦尔山脉(Garhwal Himal)地区的根戈德里(Gangotri)山间。1947年5月至9月,探险队历时五个月勇攀崇山险峰,首度登顶凯达尔纳特峰(Kedarnath)、萨托潘斯峰(Satopanth)、科林迪峰(Kalindi,经由东北面)、巴拉巴拉峰(Balbala)及南达昆提峰(Nanda Ghunti),并探索了海拔在6,000至7,000米以上的乔克汉巴(Chaukhamba)群山。劳力士为探险队员配备了蚝式恒动型腕表,全程伴其左右。这些腕表性能出色,成功经受住极端环境的考验。归程途中,登山者分享了腕表的防水性、精准度及恒动摆陀自动上链机芯的便捷实用。“每位队员都佩戴了劳力士腕表,这些腕表计时精准,功能实用,令人满意。无需手动上链这一点尤其令人赞赏,”探险队向导安德烈・罗奇(André Roch)于1947年7月7日在根戈德里营地写道。

在1948年举办的腕表博览会上,劳力士特地设立专门展柜,将探险队攀登过的高峰化为装饰背景,展示探险队员佩戴的劳力士腕表。


出色防水无惧冰川
劳力士蚝式表壳采用革新设计,具备出众防水性能。在其问世数年后,一位著名探险家在格陵兰探险之旅中测试了蚝式表壳。

灰尘和湿气入侵会对腕表内部造成永久损害,影响计时性能。为解决此难题,劳力士创始人汉斯・威尔斯多夫(Hans Wilsdorf)深知一项创新发明势在必行,劳力士由此研发出蚝式表壳。这款完全密封的表壳于1926年取得专利。劳力士定期邀请探险家佩戴蚝式腕表,在真实条件下测试蚝式表壳,确保表壳在任何环境中都能出色防水。1930年至1931年期间,极地探险家亨利・乔治・“吉诺”・沃特金斯(Henry Georges ‘Gino’ Watkins)沿格陵兰海岸展开探险,随身携带数只蚝式恒动型腕表。探险结束后,他向劳力士盛赞这些腕表,即便浸入冰冷海水,蚝式腕表依然运行如常。


探险家型,向先锋致敬

新一代探险家型选用18ct黄金,旨在向二十世纪探险家缔造的传奇历史致敬。

新一代探险家型黄金钢款巧妙结合优雅尊贵的18ct黄金与坚硬的蚝式钢,向在二十世纪历史中书写华彩篇章的登山家及探险家致敬。这款腕表承袭1953年原版腕表的36毫米表壳设计,令人不禁追忆起探险先驱志在征服神秘高峰的风云年代。新一代探险家型搭载2020年发布的3230型机芯。这款机芯将劳力士专利Chronergy擒纵系统与专利蓝色Parachrom游丝相结合,动力储备约70小时,彰显劳力士精湛专业的机械制表工艺。近百年来,劳力士矢志追求技术创新,致力不懈提升精密时计性能与坚固性。3230型机芯正是这种匠心精神的结晶,计时精准可靠,不受撞击、温度变化和磁场影响。

突破极限

腕表是必不可少的探险装备。作为掌控时间的唯一设备,腕表对探险之旅至关重要,攸关生死。对于想在极端条件下测试个人耐力极限的探险者而言,腕表是不可或缺的工具;尤其是在荒无人烟的幽僻之地,没有视觉参照点,难以分辨昼夜,这时一款精准可靠、清晰易读且坚固耐用的腕表显得尤为重要。面对恶劣环境,探险者必须经受住严峻考验,腕表亦是如此。劳力士腕表伴随探险者勇往直前:探险家艾林・卡格(Erling Kagge)成功征服“三极”(Three Extremes),包括在零辅助的情况下独自一人穿越南极;登山家艾德・维思特斯(Ed Viesturs)未配备辅助氧气设备,成功登上全球14座海拔超过8,000米的高峰;探险家鲁那・珍德内斯(Rune Gjeldnes)成为首位独力穿越北冰洋的人士;克莉丝汀・贾宁(Christine Janin)医生成为首位凭一己之力抵达北极的女性,之后更登顶各大洲的最高峰。他们一往无前,突破人类耐力极限,开辟了探险新天地。


艾林・卡格

征服三极

挪威人艾林・卡格是经验丰富的极端环境挑战者。他是全球首位实现“三极”挑战的人:抵达南北两极并登上珠峰。他凭借坚韧毅力取得杰出成就。

没有雪橇犬,没有飞机空投物资,他们独力向前跋涉。晨间气温低至零下54摄氏度。“恶劣条件令人几乎感到无望,但我们坚信自己能实现目标。”艾林・卡格如此描述他的探险历程。他与另一位满怀热忱的探险家伯格・奥斯兰(Børge Ousland)同行,在无外界援助的情况下,于1990年3月成为最先滑雪抵达北极的人。他们充满信念,坚定勇敢,一心朝着目标前进,凭借自身力量抵达目的地。

两年后,卡格孤身一人前往南极。1992年至1993年,他在没有支援的情况下,成为独自抵达南极的第一人。他孤身跋涉了1,300多公里,历时50余天。他与外界完全断绝联系,饥寒交迫,疲惫不堪,依旧竭力迈出每一步。1993年,他凭借此探险壮举登上《时代》杂志封面。

1994年,他踏上第三次探险之旅,再度在无外界支持的情况下成功登顶珠峰。这一巅峰成就令他成为史上首位实现“三极”挑战的人,三极指的是北极、南极和世界最高峰珠峰。为完成这些重大探险,卡格不断突破个人极限。他坚信,始终保持乐观,不懈努力追求梦想,矢志克服重重障碍,定能不断超越自我。

这位极地探险家成就不凡,他在严苛环境中展现出发掘自我的潜能、追求卓越的出色能力,令人深感钦佩。他凭借持之以恒与坚韧不拔的精神,在每次探险中攻克挑战。卡格不仅是征服“三极”的探险家,他首先还是一位秉持独到幸福观的哲学家,常说“挑战与困难是通往幸福的必经之路。”


艾德・维思特斯

攀登时间管理

艾德・维思特斯在并未配备辅助氧气设备的情况下,登上全球所有海拔超过8,000米的高峰。他佩戴劳力士腕表,谨记时间管理原则,成功登顶高峰。

艾德・维思特斯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登山家兼劳力士代言人,他敏锐专注,坚毅果敢,在未配备辅助氧气设备的情况下,登上全球14座海拔超过8,000米(26,000英尺)的高峰。对维思特斯而言,腕表是至关重要的登山装备,影响着他的人身安全与最终成败。

“登山过程中,对时间的掌控攸关成败与生死,尝试登顶当天尤其如此,”他解释道,“每半小时的时间掌控都很重要。尝试进行登顶后,我必须清楚应在何时回到最高营地。我会根据这个时间计算整天的时间安排,包括需要在何时下山。如果当天更为严寒,而条件更有利,则应提早开始攀登,从而留出更多时间应对延误或任何意外情况。下山则带来第二重挑战。我给自己定了规则,无论是否成功登顶,最迟在下午2点前就要开始返程,趁着光线充足、精力充沛,留足时间安全下山。有些登山者之所以面临生命威胁,正是因为返程时间太晚。严寒、黑暗、疲惫和缺氧等问题会导致严重后果。” 每次登山时,维思特斯都会佩戴他在1994年收到的那只劳力士腕表,即配备白色表盘的探险家型 II。“这只腕表具备我所需的一切功能,从未令我失望:它搭载自动上链机芯,坚固可靠,抢眼的指针令表盘在黑暗中依然清晰易读。防刮耐用的水晶镜面亦非常实用,可抵御登山过程中遭遇的撞击。我得承认,这只腕表是我最重要的装备之一。登山时,我格外关注时间的掌控,这只腕表及其精准计时功能,对我的安全至关重要。”


鲁那・珍德内斯

感知极地时间

鲁那・珍德内斯是一位拥有多项首创记录的探险家。在极地,他会借助腕表规划日程,确保分秒不差。

身处冰雪皑皑的极地,极昼现象导致时间概念变得模糊。因此,腕表对探险家至关重要,帮助他们规划日程,并定时完成相应进度。鲁那・珍德内斯参与了众多探险活动,他是首位独力成功以滑雪先后穿越格陵兰、北冰洋和南极冰原的人士。在由劳力士赞助,命名为最长征途(The Longest March)的极地探险之旅中,他利用探险家型 II腕表规划并遵守重要日程。“探险过程中,掌控时间关乎一切。在第一个月里,我们会数着过了多少天,之后重点就转移到如何实现目标上。因此,掌握时间并严格守时决定了一整天的规划:准时起床、打包行李,遵循最高效的行进规则,即滑雪50分钟,然后休息10分钟。当天行程结束时,我们必须清楚何时停下来安营扎寨并吃好晚餐,尽快完成这一切,才能保证充足的休息时间。在单人北极探险之旅的最后14天,我侧重于时间管理,并计算自己花了多长时间推进行程。这帮助我成功抵达目的地。遵守严谨的日程安排让人感到十分安心。” 为确保守时,他表示需要一只精准可靠的腕表。“在分秒必争的恶劣环境下,走时精准的腕表不可或缺,如果具备日历显示功能则更加实用,就像探险家型 II。在探险过程中,时间的界限变得模糊,能够分辨具体日期自然再好不过。”


克莉丝汀・贾宁

极端环境下的心理素质挑战

只要经过合理训练,人体就能适应极端恶劣的气候条件。在环境严酷的荒凉地区,需要具备怎样的身心素质才能生存?探险家兼医生克莉丝汀・贾宁对此加以定义。

“在海拔8,000米的高度,温度低至零下40乃至50摄氏度,人体只能保留约10%的体能,”劳力士2001年至2006年代言人、登山家、极地探险家兼医生克莉丝汀・贾宁表示。此外,无时无刻无处不在的危险令身心面临重重压力。“因此,无论是攀登高峰还是探索极地,都需要具备强健体魄、乐观心态,而且勇敢坚毅。” 成功抵达极限地带的人,无不具备出色的身体耐力及心理抗压能力。

“开启登山或探险之旅时,要确保自己处于完美状态,这便是成功的关键。为此,必须提前几年开始准备,接受全方位训练,从而积累充足经验,并锤炼体魄,才能从容应对挑战。” 无论是登山还是极地探险,威胁无处不在,凛冽严寒、呼啸狂风、无法就近得到支援……种种因素危及安全。登山过程中,缺氧可能会导致急性高原病,令人神志不清。有时,登山者会抱着“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登顶”的危险心态。然而,要确保个人安全,则必须严格自律,保持专注。“想在探险中生存下来,需要充满自信,了解自己的能力、极限与身体状态,并适时对风险进行透彻分析,该放弃时不执着,”贾宁补充道。

在这种需要分秒必争、步步为营的严苛环境下,探险者必须努力保持身心平衡状态,方能实现目标,成就壮举。“我们不断调整呼吸,逐步登上顶峰。在此过程中,我们的潜能得到激发,助力我们成功登顶。当我们懂得如何应对威胁,并克服各种环境挑战,我们无比自豪。”


探险家型 II,先进的工具型腕表

新一代探险家型 II融汇劳力士前沿技术研发成果与创新设计,为探险新征程作好准备。

蚝式恒动探险家型 II(Oyster Perpetual Explorer II)采用白色或黑色漆面表盘,与抢眼的指针及钟点标记形成鲜明对比,搭配橙色24小时指针及刻度外圈,多年来一直是深受登山家及探险家青睐的经典时计。这款高科技腕表性能卓越,是应对各类极端环境的首选表款。

新一代探险家型 II的表壳及表带经创新设计与比例调整,并优化显示功能。Chromalight夜光指针及钟点标记均涂覆劳力士独家优化夜光物料,在黑暗中能持续发出强光。另一项创新在于新款探险家型 II搭载制表技术领先的3285型机芯。探险家型 II是不可或缺的探险装备,如今更臻完善,助力探险家成就创举。

保育与知识

人类已涉足世界各个角落,无论是探索极地险境、登上高山之巅或潜入地球深处,曾经遥不可及的目标一一实现。然而,生命不息,探索不止。如今,探险并非为了揭开未解之谜,亦不仅是为抵达前人未至之境,更重要的目标是深入了解地球,关注脆弱环境,从而更好地保护地球家园。1957年,劳力士参与国际地球物理年(International Geophysical Year)活动,当时全球各地的科学家聚集一堂,首度一起对地球物理现象进行研究。探险活动蓬勃发展,进入科学考察的新纪元。劳力士倾力支持火山学家哈伦・塔兹耶夫(Haroun Tazieff)、生物学家奈吉尔・温泽(Nigel Winser)、地质学家法兰西斯科・绍罗(Francesco Sauro)及探险家雅伦・休伯特(Alain Hubert)等探险科学家,不断拓展人类对地球的认知,提升大众环保意识,力求创造更美好的未来。劳力士于2019年推出名为 “保护地球,恒动不息”(Perpetual Planet)计划,表彰拓展世界知识、促进人类福祉及保护自然环境的项目。


劳力士与国际地球物理年

劳力士致力于增进科学知识,由此为品牌历史及品牌身份奠定基石。国际地球物理年活动为劳力士提供契机,一展志向。

太阳是颗炽热气体球,有着不同的磁场活动周期。在高度活跃时期,它会释放出强大辐射。二十世纪初,人们对此现象如何影响地球依然知之甚少,史上规模最大的科研项目之一应运而生:国际地球物理年(International Geophysical Year)。此项目从1957年7月持续至1958年12月,是太阳磁场活动的高度活跃期,旨在丰富人类在多个地球科学分支领域的知识,并深入了解地球与包括太阳在内的行星环境之间的互动。从宇宙射线到北极光研究,从地震学到海洋学,此项目共涵盖11个不同的科学领域。

劳力士积极参与国际地球物理年项目,将数只腕表外借给英国探险队,他们负责在南极搭建科研营地──哈雷研究站(Halley Research Station),并对地球、大气层及太空展开气象观测。1955年起,探险队开始派遣人员建造研究站,完成使命后,他们重返故国,所戴腕表依然运行如常。

“第一次戴上这只腕表时【…】它便成为我的一部分,并且无疑是值得信赖的可靠存在。尽管它承受着热炉灶高温或零下60华氏度低温等极端温度,每周的误差仍不超过几秒,”指挥官大卫・达尔格利什(David Dalgliesh)写道。探险队木工道格・普廖尔(Doug Prior)在项目结束前简短地评价道:“坦白说,这只腕表的性能毫无瑕疵。我的工作需要用木槌和凿子雕凿出数百个榫眼;因此,腕表不仅要抵御严寒气候,还要承受住我每次挥动凿子时产生的巨大撞击力。” 再次验证劳力士腕表在恶劣环境下,依然运行如常。


劳力士与国家地理学会

探索世界,以便更好地保护环境;这从本质上概括了劳力士与国家地理学会致力保护地球及裨益后世的共同承诺。劳力士与国家地理学会密切携手,在世界各地倾力保护生态系统,包括海洋、热带雨林与山脉环境。双方于1954年缔结联盟,持续近七十年,近来合作愈加紧密。国家地理学会是探险的代名词,作为其值得信赖的盟友,劳力士将倾力支持国家地理学会对开拓性探险及环保活动的长久承诺;这两大领域相辅相成,共创可持续发展的未来。


哈伦・塔兹耶夫
火山学造福地球

全球各地众多探险家及科学家都已成为劳力士代言人,知名法国火山学家兼岩洞学家哈伦・塔兹耶夫亦是其中之一。怀着深入了解世界的渴望,他不断前往火山边缘,分析火山爆发产生的气体及岩浆的温度变化。他希望收集重要数据,加深对自然遗址的了解,这为他的探险活动提供了巨大动力;如今,他收集到的信息令公众愈发关注脆弱的地球环境。早在1979年,塔兹耶夫就警示了大量排放二氧化碳的危害,如今二氧化碳浓度正日益加剧全球变暖。


法兰西斯科・绍罗
洞穴探险有助了解生命进化过程

法兰西斯科・绍罗是意大利地质学家兼2014年劳力士雄才伟略大奖(Rolex Awards for Enterprise Laureate)得主,他致力组织洞穴探险活动,深入包括南美的鲜为人知的偏远地带。在位于巴西和委内瑞拉交界处的平顶山洞中,他与探险队员顺绳下滑至地球深处。探索这些从未有人涉足过的地下洞穴时,他收集到珍贵的证明,让人们更深入地洞察世界。经过探险,他证明了独特生命形态的存在,比如部分洞穴深处的细菌菌落,让人得以窥见地球生命的进化过程。


奈吉尔・温泽
研究荒漠,造福后世

学者奈吉尔・温泽认为了解自然环境关乎人类未来福祉。他参与了由劳力士赞助,英国皇家地理协会(Royal Geographical Society)主导的探险活动。他表示,针对气候变化,若想作出正确决策,实地科学家必须悉心观察迅速变化的生态系统,收集并分享相关数据。这位出生于肯尼亚的生命科学家引导着研究自然界的科研项目,致力确保地球安稳美好且能永续发展。身为实地科学家,他在撒哈拉沙漠、埃塞俄比亚西部及肯尼亚展开多项重要的生物学调查研究,他将沙漠视为研究生物多样性及气候变化的天然实验室。


雅伦・休伯特
凭借科学与探险保护地球

雅伦・休伯特是一位比利时探险家兼劳力士代言人。他成就颇丰,包括完成最长的南极洲穿越之旅,全程艰苦跋涉逾4,000公里。在诸多极地探险之旅中,他坚持利用科学呼吁大众关注全球变暖的严重后果。为此,他在南极建立了一座国际研究站,研究工作包括在极端环境中进行测量并取样。他利用收集到的数据来了解生态系统的进化过程,并明确指出气候变化的性质与速度。休伯特认为实地探险与观察对获取科学数据至关重要,我们可以利用这些数据制作预测模型。


劳力士:创新的永恒动力

为创制始终精准可靠的腕表,劳力士一直格外重视科研。

在品牌创始人汉斯・威尔斯多夫的指引下,劳力士自创立之初便专注于制造精准可靠的腕表。劳力士不懈追求创新,探寻技术解决方案以应对制表过程中的挑战,不断积累专业知识与独特技术。多年来,劳力士拥有巨大研发潜能,如今得以发挥内部专家在统计学、天体物理学及材料学领域的专业知识与技术专长,持续提升腕表品质。劳力士于2015年奠下超卓天文台精密时计认证,彰显品牌不懈追求卓越的精神。此独特称号最初旨在为劳力士机芯授予精密时计精准的认证,如今用于认证组装后的腕表性能。劳力士出品的每一只腕表均通过劳力士实验室的一系列测试,超越制表业的常规与标准。这些测试旨在确保腕表于佩戴时,在精准、动力储备、防水与自动上链各方面,均能发挥超卓性能。成功通过测试流程的腕表可获得绿色印章,证明其为超卓天文台精密时计,并附有全球五年保用保证。

图片集

相关内容